Raven73

cn:73

Gredence R麦 源藏 Thominho Steter AL SD 瑟巴

?.? Crowley存戏

(前半段神烦建议跳过)

名誉,财富,美色,人类的欲望像一个个无底洞般难以填满。因为无法得到而痛苦,却又不会因为得到而轻易满足,贪婪不肯餍足的念头在脑中徘徊久驻,长此以往蚕食着早已不堪重负的灵魂。
而我们的任务则是与召唤恶魔的人类进行交易——以灵魂为筹码,十年为期限,这之后他们便完全为我们所有。
毫不夸张的来说,这更像是一场伟大的救赎。死亡终结了他们对其他欲念的追求,从而避免另个无望的循环的开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们无法活着继续享受用灵魂换来的利益。
好吧我得承认,这份工作远不如听上去那么光彩,但显然人类不懂得掌控灵魂的力量,我们所做的只是回收并将其充分利用,在此之前还会给予他们一定的满足。
这一切对双方来说都足够公平,不是么?
-----------------
要说服眼前这个戴帽子的老顽固不容易,趁着他做出回应前的短暂沉默,脑中掠过无谓的些许意义论调。走神间,身上却已经挨了一颗子弹,瞬间的灼痛感迫使自己弯了腰倒吸一口凉气,身旁木质桌子被撞离得与地板磨蹭发出令人牙酸的响动,片刻后直起身边抚平衣上褶皱一边忍不住抱怨
——该死的,我还挺喜欢这身西装!
这样的态度可称不上友好,不过遇上这种有点挑战的客户交易才更有意思。别误会,即使如今身为地狱之王,有些业务我还是很乐意亲自跑的。谈判中费劲心思周旋,适当时机打出致命的王牌…当然收获的乐趣远不止这些,他的灵魂才是关键。
最好的总要留到最后。
Bobby,Bobby,Bobby.
那俩男孩需要死亡骑士的去向,他又怎么会袖手旁观,而这样一个送到轮椅边的机会又有多少呢。相较而言,事后他的灵魂会成为制约温家兄弟最有力的棋子,一道让自己得以全身而退的保险。真是有趣,对利益不在意的人类反而更加容易掌控——在乎的人就是最大的软肋,威胁或是诱惑简直易如反掌。
飞快盘算着表面故作耐心地向人分析其中的利害关系,直视对方的眼神带上几分笃信。那人面上镇定下的挣扎近乎无处遁藏,看他流露的片刻犹豫莫名让自己心情愉快,牵动嘴角露出一个诚恳的微笑毫不掩饰其中得意。
"Then we deal."

SD-五十度灰AU 存戏

(OOC。肉渣。慎)

(看了b站某大手剪的视频后产物,猴年马月前的戏了。只能说自己皮的Sammy简直……………急色。)



Sam
"技术支持部,Sam Wesson…"
跻身在狭小的隔间内,耳边尽是办公间各种嘈杂的响动,即便如此,也掩盖不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大声抱怨。有些疲于应对中年男子近乎无礼的暴躁,草草几句解决了对方的问题撂下电话,等待它的再次响起。
又是无聊的一天。
直到第二天清晨踏进电梯,脑海里还晃着弹动的德古拉,獠牙外露,眼里沾染嗜血的欲望。
踏进俱乐部的那一刻,自己的表情是否也像这般露骨?
在那里大可不必束缚心中的野兽,放任其啃噬神智,令施虐欲与性欲以同等的速度膨胀。那些平日里极力隐忍的念头,得以无条件施行在陌生人的身体上,为双方带来快感与满足。
比起泡吧,这无疑是更好的解压方式。
电梯门开启打断了脑中的臆想,身旁西装革履的男人很快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我们认识?"
面对电梯里偶然遇上的人——看样子还是自己的上司——这样突兀的问话让自己像是个最拙劣的搭讪者。在得到他否定的回应后自嘲地笑了笑,目光却始终没法从对方身上移开。"抱歉,我看你很眼熟。"榛绿色的眼眸,挺拔的鼻梁和身躯,诱人的嘴唇…类似的审视似乎隔着铁栅栏也进行过,但当时暧昧的灯光在人棱角分明的脸上落下了大片阴影,使得现在辨识起来有些困难。
因为他最后撂下的话语眉头用力蹙起,面部线条重又紧绷起来,嘴唇抿成一直线阻止了更多的疑问,视线跟随对方的背影走出电梯,炽热得像是要在人衣服上穿个洞。
难以想像他会顺从伏于身下的景象,届时那条领带一定不会像此刻这般笔挺,兴许会松松垮垮地挂在他的颈间,衬得敞开衣领处露出的锁骨愈发精致…又或许,在刚刚封闭的电梯间里自己就该……
不得不咬了下舌尖按捺心中躁动的念头,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合拢的电梯门间。


Dean
睁眼时天花板和一片猩红交织.身体上传来的酸痛迫使闭眼却想不起关于昨天过火的欢愉.揉著腰在镜前整理好衣襟自然而然的撇向了挂著浓重眼圈的双眼.轻啧声捧水发向双颊顺势揉过上额.直视镜面后转身大力关上门.
进公司前深吸气让自己看起来一切都好.抬眼望向电梯裡仅剩的一个大个子莫名的有些熟悉和反感于是低头努力集中精神看著报告.耳边传来对方笨拙的搭汕轻笑一声侧头看人嘴角不自觉下滑.因为公司的劳务繁忙而去俱乐部真是个操蛋的抉定.对方昨天贯穿著血腥和批判的双眼此时安静的仅如湖水让人深陷.而充斥著性欲和隐晦的画面骄傲的争抢闪过视线.皮革制服缠绵欲望袭来.果断的重低下头紧盯手上纸张.
[I don't think so.]
隐藏起面部的尴尬快速否定了事实.狭小空间内带来更多的暧昧因子有些不这的站远一些.面无表情的带上一句调侃匆匆离开电梯.踱步走向办公室似乎在被动物追赶.侧身坐上椅子摆弄著手中的钢笔完全无心工作.
再遇见是一次公司的聚会.一丝不苟的身著西装顺著螺旋楼梯缓慢走下.第一眼就看见诱人的身影在人群中央.故作不经意走过对方面前随手在吧台上拿过香槟小酌一口再舔淨下唇酒渍潜在的诱惑.满意的仰头看著来人扬唇露出善意的笑.
[Dean.Dean Smith]
简单了然的介绍却带著酒吧钓钮的上扬声调.


Sam
公司的例行宴会对自己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当然不能指望成天待在格子间的一个小职员带来什么像样的舞伴。实际上,如果不是在服装店偶遇这位女士——满头白发的女性应该也可以这么称呼——自己现在该是孤身一人。
借口去拿些喝的暂时摆脱了自己的舞伴,脸上一直维持着的得体笑容即刻垮下。走向吧台一边打理着不算合身的西装,与平日松散打扮不同的束缚让自己明显感到些许不适。
抬眼正看见那人缓步走下楼梯,价值高昂的西装服帖在身上勾勒挺拔的线条,莫名让人心生撕碎这一切的渴望。一旁美艳的舞伴状似亲昵地紧随身后。
得承认,这一点让自己嫉妒得发狂。
当然不是因为舞伴间如此显见的优劣,而在于他。对这个只见过一面的上司抱有如此强烈的占有欲,这是让自己都始料未及的。可事实便是,自己想将人按在墙上狠狠地贯穿他,就现在。
目光跟随那人穿梭人群,短暂的交接过后看见对方径直走向自己。并没放过对方舔唇的小动作,暗自吐出一缕灼热的空气,看向他的目光愈发深邃。
"Dean."
他完全知道自己什么样子最性感,就好比一剂有着致命吸引力的毒药,让人无法拒绝将其饮尽。
"you're unbelievable."


Dean
挑眉看向方吐出类似赞扬的红唇眯眼努力克制揪下领子抚上去撕咬的冲动.带上几分自豪轻语
[oh.I got say yes]
直视对方双眼思考着在哪里才能引诱这个大个子双眼布满水汽欲求不满的翻动双唇求自己再做一次.
侧头示意对方跟著自己.转身在金发女伴侧脸暧昧的啄吻轻言公事而离开.显然这个浑身散发著雄性气息的大个子更能吸引.又或者说是激发自己的性欲.
轻车熟路的打开走廊的灯寻找著合适的隔间.屡次想把身后的人直接压在走廊的墙面上亲吻至不能呼吸看着他红着鼻子像个小狗一样.为了不影响公司形象只能压制着半勃的阴茎打开隔间的门.
几乎是在关门的瞬间急不可耐的脱下实在多余的西装双手搂上对方肩颈仰头深吻.舌尖撬开对方贝齿胡乱的搅动双手也不安分的滑下在背后扫过蝴蝶骨.


Sam
身体因为对方的急切诚实地起了反应,腹股沟急剧升温如火燎般灼热。回应人小兽般失控的亲吻使情欲越发高涨,将眼前人压向墙面夺回掌控权,嘴唇碾上人唇瓣的同时狠狠吸吮下唇留下印记,伸手捏住人下巴方便自己舔过口腔侧壁的每一处直顶柔软上颚,力道大得像是要将其拆吞入腹。
一手探入仅剩的单薄衬衣内肆意扫荡,覆有薄茧的手掌流连于对方腰腹处的紧实肌肉,一路贴着人身侧线条向上抚弄胸口凸起。放开对人的唇舌纠缠暂停仿若无休止的长吻,侧头舔舐脖颈探寻敏感点。手上动作不停快速解开衣扣,吮吻伴随下移阵地的双手愈发往下,沿着对方人鱼线留下一连串印痕。帮人褪去裤子后摆脱最后一层束缚,借着透进来的走廊灯光打量眼前全身赤裸的上司——对方眼眸微敛,嘴唇因亲吻而略显红肿,欲望抬头不断渗出前液…一切都该死的诱人。
老实说,自从那次电梯偶遇对方就频繁出入自己的梦境,成为自己半勃着醒来的理由。而现在他就在面前,躯体因爱抚触碰轻颤,在一片黑暗里欲求不满地索求,光是这样的念头就够分身硬到发痛。
毫无预兆地托起对方臀部迅速把人架起,引人自发用双腿勾在自己腰间拉近两者距离,身体牢牢将对方压于自己和墙面之间,狭窄逼仄的隔间得以腾出更多空间为接下来的挺动。性器因为身体更紧密的相贴难以避免地接触,咬牙抑制险些脱口的满足喟叹,连同即刻将人操到钉在墙上的念头。嘴唇凑向人耳廓极近耐心地询问,声音却因情欲而低沉暗哑,将漫溢的欲望暴露无遗。
"然后呢,我该怎么做。"
下肢带有暗示性地厮磨,急促喘息声伴随湿热气息轻吐在人耳畔,黑暗极佳地掩盖了眼眸中挟藏着的沉迷与强烈侵占欲。
"或者说…你希望我怎么干你,Dean?"



-end-

【Dean说,其实他也不知道。】

2.19 AL存戏

(头一回试着皮人皇,可惜连叶子的手都没牵到就结了)不)


Legolas
(精灵的歌谣仍在风中传散吟咏,梅隆树的枝叶在星光下仍闪耀着金色,而悲伤的阴云却并未完全散去。回头望向同伴们并不欢悦的神色,即使来到精灵国度的中心,摩瑞亚的灰影依然笼罩。解下斗篷搁置一旁,走向坐在一块树根上的友人)这会是一个安心的夜晚,Aragorn,你需要休息。(深知他不会受困于悲痛之中,却仍然小心地观察他的眉眼与神色。灰袍巫师的陨落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也将死亡摊在自己眼前,揭露未来险恶的前程)


Aragorn
[夜间微风轻拂,挟藏着宁若戴尔的呢喃,独自静默地坐在一旁倾听夜色中的动静。树海中传来沙沙声响,溪水在参天古木间穿行奔流。澄澈的星辰透过稀疏树叶散落微光。一切都足以荡涤旅途中所沾染的尘埃与倦怠,给人带来片刻的平息安心。这本该是个令人心生愉悦的夜晚。不由叹了口气,垂首揉了揉眉心不让自己过于沉浸在悲痛中。察觉到身旁落叶轻响转向来人,正对上友人关切的眼神下意识柔和了神色,落在剑柄处的手不动声色地滑落]有你族人的守望,的确让人放心。[领队者的逝去无疑给未来的道路蒙上阴霾,然而还有挚友在旁陪伴令自己感到些许安慰。起身与人相对而立,直视那双湛蓝如水的眼眸,低声坦述自己的顾虑]我所担心的是未来的处境,Legolas,依目前的形势很难不去考虑这些。


Legolas
我抱着同样的忧虑,不仅是通往魔多的前路,还有我的故乡。当我们眺望幽暗密林的边境时,上空散布的阴影已笼罩森林许久,没人比我更清楚林地王国面临怎样的威胁。(因提起家园而微皱起眉,但语气却依旧平缓,偏头与人四目相接,那沉郁的双眼中除去一丝担忧与悲伤外,仍是一如既往的坚定。仿佛受香气四溢的芳草感染,又逐渐舒展了眉心)但黑暗总是与美好并存,当一名矮人被允许进入罗瑞安三角洲后,(侧头望了一眼自己的矮人同伴,不经意地压低了嗓音不愿让他听见,微微地笑起来)我便不认为还存在什么不可能的事啦。


Aragorn
[故乡对于自己向来仅是美好而难以触及的抽象概念,长年行踪不定的生活令漫天星辰成为唯一的寄托,而勉强可被称作是家乡的北方,也因敌不过漫长时光早已逐渐消匿。现下倾听着友人言语间的牵挂,相接的目光中流露出的眷顾意味令人心头微动,转而为对方莫名有些孩子气的举动感到有趣,表情不由得被嘴角的一抹笑意所软化,放任自己享受这份难得而短暂的安逸]在我看来,这样一支队伍的组成,本就充满了契机与巧合[神色微顿,语气平缓却更多了一分坚定]接下来的旅程无论面临什么样的境遇,的确也都不足为奇了。


Legolas
我倒是认为,我们接下去还会有许多奇遇。(决心以弓保护持戒者后,一路领略许多壮阔美景,亦不乏艰难险阻——这是长居于幽暗密林所无法体会的。偏头侧耳倾听那婉转悲凉的歌颂,转身看向那梅隆数的高处)精灵的视力能让我看到极远的地方,半兽人连罗瑞安的边境也胆敢进犯,何况其余没有这样强大力量保护的土地?若说我在出发前还不曾清晰认识到使命的意义,那现在的我可算了解啦。(话尾一停,目光流转回友人面庞,迟疑一瞬仍开口问道)长庚星已前往星光闪耀的赐福之地了么?


Aragorn
Arwen……[叹出她的名字,思绪如飘渺烟雾般聚拢心头,又在念及现实后骤然消散,一时间丝缕回忆牵扯心脏阵阵钝痛。此刻的罗瑞安仿佛归于沉寂,唯独金色的伊拉诺在微风中轻晃着私语。不由深吸一口气,克制着翻涌的情感回到当下,身边的友人还在等待自己回应]她即将启程,前往众神蒙福之地与亲族相聚。[目光从娇弱花瓣上移回停留于眼前人侧脸,声音因长时间的停顿变得低哑,语气称不上释怀却依旧平定]西方仙境理应是精灵最终的归属。当时机到来,我的朋友,你也将去往大海彼岸的那片梦土。[手掌轻搭上对方肩头,眉宇松动重又展露温和笑意]届时你所受的伤,承受的负担将无法再困扰你丝毫。


Legolas
(短短数语听来波澜不惊,却深知友人蕴含其中的情意。抬手回搭上他的肩膀,紧了力道希望能令人感到慰藉。目光流转,扬起嘴角摇摇头)你应该听闻,西尔凡精灵对中土的热爱远胜过对瓦里诺的向往。即使我最终选择西渡,那也会是许久之后了。在我尚未看够迷雾山脉与安都因河前,我并不打算离去——我不愿轻易舍你而去,我的朋友。(似是低语喟叹般喃喃一句,复杂情绪淌过心底,松开手垂至身侧)当然,即使如今,我也从不因受伤或负担而感到烦恼。若真要说有什么可忧虑的,那便是如今的使命,而我自然是全心信任你。(眨眨眼,又恢复了轻松快活的神色,向后退开一步,侧头望向已相继入睡的同伴)于是我们又回到最初的问题上来啦,你得休息,亲爱的领队。


Aragorn
[肩头上传来的力度化为阵阵暖意,循着臂膀一路渗透到胸口位置。对方的话语驱散心中最后一丝对前路的犹疑,也使烦恼忧愁暂时被抛却脑后。]Legolas……[言语到达嘴边却又停滞,见话题最终兜转回来,无奈之下只得顺应对方的意思。深知精灵无需睡眠,印象中友人为数不多的几次休息,还是以一种颇为独特的姿态——双手交叠置于胸前,未阖的双目如同不慎落入尘世的星般璀璨,生动的夜与深沉的梦交织在一起——这番景象很是美好,心下却又感到有趣。想到这不由得低声轻笑]的确,尽管与你聊至天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待到明天清晨,东方的光芒依旧会毫不松懈地照耀这片土地,深信再浓稠的黑暗都有被穿透撕裂的一日。而此刻身体迫切需要充足的睡眠,在熟睡的同伴旁和衣躺下,而后很快便陷入梦境中]


-end-





































【悄悄告诉以赤——

谢谢你陪我磨皮。


很想成为一个配得上你的Aragorn。】

1.9 Bard存戏


火焰灼烧着一切。

视野范围内的事物尽被火光渲染,高温令周身的空气扭曲蒸腾,火舌跃动着舔噬的每一寸都化为焦黑的灰烬,北风挟藏哀嚎声撞击着脆弱耳膜,仿若身处地狱业火。分不清是汗水或是血液自额角划下带起一阵刺痒,头脑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清醒,愤恨的钝痛带动血液叫嚣着沸腾,眼中仅剩下巨龙狰狞的恶意。

睁眼猛然从梦境挣脱胸口尚且起伏不定,警觉地环顾四周发现身边只有燃尽的火把冒起青烟,与远处余火腾升的烟雾相映。缓慢地吐出气息暂时放松了紧绷的神经,借着天际泛起的微光在断壁残垣间穿行。

天知道这样的噩梦还将纠缠自己多久。

北方来的龙造成的远不止这段痛苦的回忆——硝烟,残骸,病痛,死亡,人们眼中余烬般的绝望与空洞……这些多到让人窒息的地步,而自己曾经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卫兵,守卫长湖镇的同时凭借驳船运货赖以生存。现如今被冠上屠龙者的名声,成为众望所归的领头羊,纵然身为Girion的后裔,此刻心中漫溢的却只剩下对突如其来的权利与责任的不确定——当然不是不愿为自己的人民拼尽全力,只是在自身一无所有的当下,又能给予什么呢。

在这当口入驻的木精灵部队无疑带来了物资与希望,知道自己理应心存感激,然而倦怠与忧虑全然掩盖了感谢之情。有预感劫后余生的长湖镇人民将被卷入这场战争,挥剑为珠宝而战以回馈精灵的援助。可在丧失家园之后他们又怎能承受战火的侵袭,人们会因此变得更支离破碎,届时又有谁来为此负责。

愤懑直冲大脑动摇好不容易维持的镇静与理智,甚至想此刻直接闯入瑟兰迪尔的营帐与其当面对峙。回神强压下莽撞的念头,松开紧咬的牙关时不经意在口腔内尝到了一丝腥甜。

也许该尽快与那位骄傲的精灵王好好谈谈。